中国证监会新年第一号公告发布行政和解新规并开始实施。

中国证监会新年第一号公告发布行政和解新规并开始实施。

1月1日,证监会发布新年第一号公告,新的行政和解规定正式实施。

国内证券期货领域的行政和解制度自2015年开始试点。据第一财经新闻记者了解,过去7年,发生了两起大案,分别是2019年4月证监会与高盛(亚洲)、高华证券达成和解,2020年1月证监会与思都(上海)等达成和解。

记者从了解制度设计的人士处了解到,行政和解承诺金额通常高于罚款、罚金金额,因此并非“花钱买平安”。但市场对行政和解制度的热情相对较高,主要是因为行政和解不是以对投资者的全额补偿为基础,不同于先付款后集体诉讼。

然而,行政和解在资本市场的应用并未得到广泛推广,上述两起案件也有其特殊的背景。

为进一步提高行政和解的适用性,2021年11月,国务院颁布《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1月1日,中国证监会发布《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实施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证监会与财政部联合发布《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资金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承诺资金管理办法》)。

改进后的新行政和解条例已经到位并正式启动。

验收前调查,验收不停止调查。

所谓“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是指被调查当事人承诺纠正涉嫌违法行为,赔偿相关投资者损失,消除损害或者不良影响,并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认可,当事人履行承诺后,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终止案件调查的行政执法方式。

也就是市场所说的“行政和解”制度。

2015年,证监会开始在证券期货领域开展行政和解试点,并发布《行政和解试点实施办法》。2019年修订的《证券法》第一百七十一条原则上规定了证券领域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度,并要求国务院制定具体办法。

2021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明确要求加快制定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实施办法。

在此背景下,国务院出台《办法》,总结试点经验,以行政法规形式明确了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度。

证监会此次发布《规定》时,进一步明确了承诺资金的办理程序、管理和使用等。

一方面,明确承诺办理部门与调查审理部门的协调机制。

要求承诺办理部门就当事人承诺适用案件的有关事项征求侦查、审判部门意见,当事人承诺适用的案件必须经过必要的调查,案件受理后不中止侦查、审判。

另一方面,明确承诺办理部门和承诺计算部门要协调配合。

保险基金公司负责计量投资者损失,调查部门、审判部门、证券期货交易场所、证券登记结算机构、投资者保护机构等部门和单位提供必要支持。

同时,规定了投资者补偿机制安排。要求保险基金公司制定承诺基金的管理和使用计划,并报中国证监会备案。同时明确了当事人自行赔偿投资者的程序,鼓励当事人先行赔偿投资者。

《条例》还明确,由当事人所在地辖区派出机构负责检查、受理当事人履行承诺认可协议的情况,派出机构查处的案件也可以以行政执法当事人的承诺为准,现阶段由承诺办理部门统一办理。

在行政和解制度中,防范道德风险是一项重要内容。《条例》强化了监督。要求方面,建立集体决策机制和内部监督制约机制,缩小承诺资金协商额度的自由裁量空间,强化派出机构在承诺履行过程中的核查监督作用,及时公布和披露相关信息。

承诺高于罚款,“花钱”买不到平安。

在发布《条例》的同时,证监会和财政部联合发布了《承诺资金办法》。

与以往规则相比,新规则根据实践中的具体情况,完善了承诺资金的管理方法。同时重点加强投资者保护,鼓励各方积极向投资者支付,为各方自行向投资者支付预留制度空间。

当事人自行赔偿投资者的部分可以不纳入承诺范围,但应当提交赔偿凭证。对于当事人已经按照《条例》对投资者本人进行补偿的部分,保险基金公司不再使用承诺基金进行补偿。

新规明确了总薪酬的上限。在“保险基金公司使用承诺基金赔偿投资者的,赔偿金额原则上以投资者遭受的损失为限”的规定基础上,进一步规定“赔偿总额不得超过案件当事人实际支付的用于赔偿的承诺基金”。

行政和解常被理解为“花钱买和平”。但证监会此前已对这一情况进行了具体解释,行政和解中对违法者的处罚并未放松。

首先,承诺金额的确定会综合考虑当事人因涉嫌违法活动可能获得的收益或损失、当事人可能被罚款的金额及依法没收的违法所得、投资者因当事人涉嫌违法活动遭受的损失等诸多因素。

通常,承诺金额高于行政处罚的罚款金额。

其次,监管部门除了要求当事人支付承诺款项外,还可以要求当事人采取自查整改、完善内控制度、增加合规检查频次、积极调整相关业务等措施,纠正涉嫌违法行为,赔偿投资者损失,消除损害赔偿或不良影响。

“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对于提高执法效率、及时赔偿投资者损失、尽快恢复市场秩序具有重要意义。“证监会认为,这一制度将有效提高执法效率,化解资本市场执法面临的“查难罚”与市场要求的“快查快罚”之间的矛盾。

同时,该制度有利于及时补偿投资者的损失,增强投资者的获得感和满意度。

通常证券期货行政处罚案件中的罚款、处罚直接上缴国库,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可能面临举证难、成本高、通过民事诉讼索赔时间长等问题。当事人支付的承诺款项可以用于补偿投资者的损失,投资者可以获得更加及时有效的救济新方式。

(文章来源:CBN)